欢迎访问丝涟网~如果喜欢就收藏起来吧!
当前位置首页 > 个人随笔> 正文

地中海上的日出——日出日落,半是海水半是云

2019-06-22 19:03:59 本文编辑:Angel 个人随笔

主播:妍之老师

我已有经验的了,看日出是海行的最大消遣,而且只有海行能最痛快的看日出。

这一次的旅行中我将饱看每天的日出;然而,各处的景物与气候不同,每天的日出不是一样的,所以,虽然寒冷,虽然以后多着,我不能放弃今天的日出。况且这是这次旅行的第一天呢。

深蓝的水上覆以深蓝的天,天上满撒星点,水上遍起波澜。昨夜的月色已去,昨夜的所谓凄切也跟了不见;然而,在无论什么衣服都不能抵御的寒冷中,天这样高,水这样广,使昨夜不承认当时景物为凄切的我不敢绝对地觉得是清净了。似乎,在黑暗所渗透的一切的包围中等候日出,总不免有一种比清净更甚的感觉,这感觉不只是觉得清净一句话所能尽的。

在寒冷中尽管等候着。

“起来得太早了,”我自己埋怨着。那末还好到舱中去坐或去睡一回哩。

“又要贪懒而错过时机了!”就是这个人用了另一个人的口气再来责备我。

于是在寒冷中尽管等候着。

人们总以为太阳之来是惊天动地的;其实不然,他初来的时候也只有一线微光的。然而,这一线微光从黑暗中透出,怀着无穷的勇气,显然划出黑暗与光明的界限。这是他的大功绩。然而他的最大本领还在他之可惊天动地而不使人惊动。大多数人正在别的地方寻太阳的时候,他已在开始做伟大的事业了。到了太阳的本体起来,人们相互庆贺时,天色早已光亮,星火早已不见了。

海上散布小岛;大约是在法属哥塞岛与意大利的岸边了。天上散布大小相间颜色不一与岛一样的云彩。太阳就从这云岛间出来。

他没有出来的时候,天色已经很亮,愈近水涯愈是红色。衬在这天上的云是深紫的,愈高愈是粉青而愈淡。岛是紫褐色的,愈近船身者愈绿而愈浓。太阳将起时,近水的云片下各呈红色的线条,重叠刻画,勾出无数层次。从最远的小岛起,渐近渐差,都如用红水洗刷了一笔,而映山这群岛的海水也由蓝转红,如浊血经肺变为鲜血而又可送到心脏去了。

不久,水上的云块每片均有金线围绕;在较远之处闪着整块的火花,这当是在比太阳更远之处的云了。当我顺下眼光,看见自己鼻梁上的红色的时候,知道太阳已出水面了。

从此以后,日球渐渐地缩小,光彩也渐渐地淡薄,这一定要使多数人感伤今不如昔的;然而光芒的伸缩,色彩的掩映,太阳的出入云霞,都增加了无穷的精致。最动人的是较远处云丛缺处淡铜绿色的天。

固然,先须有旭日,随后有这种一切精微;然而,太阳之出来,也不是开始于出来的时候。看日出是要在黑夜看起的。

作者简介

孙福熙(1898年-1962年),宇春苔,曾用笔名丁一、明斋、寿明斋等。现代散文家、美术家。生于浙江绍兴一个自由职业家庭,毕业于浙江省立第五师范学校。孙福熙是一位充满了才华和朝气的青年。他的二十年代的散文创作,不仅为后人留下了一些优美作品,而且还为散文创作提供了很好的经验。在中国现代散文作家群中,孙福熙有较高的艺术成就。

 

深蓝的水上覆以深蓝的天,天上满撒星点,水上遍起波澜。昨夜的月色已去,昨夜的所谓凄切也跟了不见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丝涟网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/zxun/201906/181.html

猜你喜欢

博客主人苏陌染
女,单身,都市小白领,我的名言:男人有了烟,有了酒,也就有了故事;女人有了钱,有了姿色,也就有了悲剧。
  • 111 文章总数
  • 158访问次数
  • 1456建站天数